視訊美女網站 - 網路視頻交友色情免費視訊聊天 - 美女交友視頻吧聊天交友網 - 聊天室入口

不要走得太急

不要走得太急

文/付秀宏

“路上走得不太急的人,我都用。”這是馬雲的一句用人名言。他解釋說:“我不承諾你會升官發財,但我承諾你很倒楣、很辛苦、工作永遠做不完,還有人天天罵你。”

馬雲有個經典的比喻:“今天很殘酷,明天更殘酷,後天才會美好,但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。”勤勤懇懇地勞動,不會到處尋找機會,是那些走得不太急的人們,他們堅持下來,卻慢慢有了好運。

有人不是好逸惡勞,但天天想走捷徑,於是踏實勞動的底子就淡了。機會在腳下,但更多在我們不停歇的手裡。我有一位並不出眾的中學同學, 因守定自己的花卉種植,取得了非凡的成功。我就想:這些年沒見,他是怎麼堅持下來的?我問他,他說了一句令我震驚的話:“我有一種平靜的心情,慢慢幹,不斷地琢磨,就像觀賞綻放的花朵一樣慢慢欣賞自己的人生。”

我的同學因自己的“平靜”勞動,塑造了寵辱不驚的內心世界。記得一位名人說過,即使你的手因勞動開裂了,要始終認為那是心靈的花朵,用心守住手。父親曾對我講過,鋤地的時候,要一步一個腳印,不能急,那才是勞動者應有的樣子。你如果沒有耐心和堅持,不但侍弄不好莊稼,而且容易傷了禾苗。他叮囑我,做什麼事都不能太急,如果太急,即便是金礦也會被你遺棄……

我想,懷著一顆平常心去做事情, 發自內心地想要去做事,認真而淡定,才能根除急躁的情緒。每一個會勞動的人,都需要靜下心來慢慢去做事。如果讓一個人走馬燈似的行走在不同的領域,短時間還能從容應付,時間一長心境就難以平靜,這樣未必就有好運氣。實際上,太急的生活不但增加不了財富,還會把心情搞亂。

很簡單,有些平凡而寶貴的事物被輕易地放逐了,多少年過去了,你會依然兩手空空;而人家卻把勞動的定力鐫刻成了永恆的風景,貌似愚笨,卻是智者。

生命中永遠沒有什麼錯的人

文/胡曉鳴

生命中永遠沒有什麼錯的人,會離開的,都只是路人甲

先來講一個真實的故事。

男生和女生是大學同學,又由同學發展成愛侶。兩人郎才女貌,感情篤定, 是同學眼中頂頂般配的一對。他們是同學當中最早走到一起的一對,畢業時,他們也打破了“畢業那天我們一起失戀”的魔咒,順利地到一個城市工作。在戀愛中,男生一直很寵女生,女生雖有點小任性,脾氣火爆,但他並不以為意。每當發生摩擦的時候,女生一次次以分手相要脅,每次都是男生主動低頭求和。最後一次快涉及談婚論嫁時,因為某些問題無法達成一致,女生又以分手相要脅,男生苦苦挽留無果後。終於,感到累了。當你不知疲倦地愛一個人時,就是一生最好的時光。某天開始覺得累、覺得不值得,感情就再無挽回了。原來從堅持到放棄,就是一閃念的事。這一次,他沒有再採取任何措施挽回戀情,而是很乾脆地答應了分手。

男生傷心了一段時間後,終於走了出來。然不過半年,女孩驀然發現“易得無價寶,難得有情郎”。原來,“世間還是你最好”,想回頭。她很有把握,只要她稍微一鬆口,男生就肯定會向她飛奔而來。因為在這場戀愛中她很少低過頭。可惜出乎她意料的是,之前寵她如公主般的男生卻再不鬆口,表現出從所未有的決絕。任由她在電話裡哭求也無濟於事。何以之前寵她愛她不計成本的男生如此不留餘地,她無論如何也想不通。一次、兩次、三次……向來高傲任性的姑娘終於急了,從未這般放下身段,卻再也沒喚回男生的心。尤為戲劇性的是,此時男生又遇到了自己的當年高中時暗戀的一個女孩,取得聯繫後,發現她才是最適合自己的人, 轉而追求這位高中同學,兩人很快就走到一起了。

現實中的故事有時候可要比小說電視劇精彩多了,不是嗎?

有人願意罩著你,不見得會一輩子罩著你,有人對你好,不見得會一輩子對你好。愛情中,總有人扮演灰太狼,有人扮演紅太狼,有人扮演霸道總裁,有人扮演灰姑娘。但一切的妥協與退讓都是以尊重為前提的。真正的愛情,並不是永遠都依靠著一個人的委曲求全來維持,而是我心裡很堅定地知道,即使我們會有矛盾,有紛爭,你也永遠都不會走。這位姑娘的做法,說好聽點叫“不懂珍惜”,說難聽點叫“作”。而不要作,說來容易做來難。人貴有自知之明,不要自恃才高貌美家世好就覺理所當然擁有一切。 李宗盛不是說過嘛,愛情,就是一人丟失的一人去撿。你手上的一攤蚊子血,也許是別人心口的朱砂痣;你眼中的雞肋,未嘗不可能是他人的珍寶。

當我還愛著你的時候,你就是全世界,你無端沉默我會心疼,你生氣我會緊張到睡不著,你流淚整個我的世界會跟著你一起下雨。在我眼裡,你發脾氣是有性格,你任性是可愛,你矯情是文藝範,你控制欲強是太在乎我的體現。可是,當我不愛你的時候,你就變成了我生命中的路人甲。你在我面前有恃無恐居高臨下咄咄逼人,不過是仗著,我還愛著你。當我的愛被你耗盡的時候,我自會收回自己的好,尤其,遇到了更值得更合拍的人,那就更加流水落花春去也。因為,千轉百回之際,你已經不是曾經的你,又為何還要求我仍舊是當初的我。

生命不會停步,最美的景色永遠在遠方,所以每個人都在向前走。等你無限風光盡收眼底時,別人也未必一直在山腳下待著。等有一天,你閱盡千帆,轉過頭再想找“原來的好”時無異於刻舟求劍,因為沒有人會一直站在原地等你。所以生命中永遠沒有什麼錯的人,會離開的,都只是路人甲。

你最大的敵人,就是你自己

很久不逛街了,週末興致勃勃的沖到商場,打算把今夏的所有新款全都點貨一遍。

今年的衣服好貴啊,我看得心裡直抽抽,一條連衣裙5000塊,這是要搶錢嗎?

我身後跟著的一對母女大概也和我相同感受,小女兒拎起一條白色的裙子,給媽媽看:“媽媽,這個好看!”當媽媽連忙小聲說:“放下,太貴了。”

母女轉身要走,眼尖的售貨員發現白裙子上印著個小手印,大概是天熱,孩子手出汗的緣故。售貨員攔住她們:“你看你們把衣服都弄髒了。”

這種事我以前也遇到過,有的通融一下就過去了,實在難說話的給個乾洗費也就是了。

但母親的反應出乎意料,她開始沒頭沒腦的打孩子。一面打,還一面罵:“讓你不要摸,你偏摸!那是你能摸的嗎?你也配!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,把你賣了都買不起……”

店裡的客人們,包括售貨員都傻眼了。“你這是幹什麼?算了,你們走吧,走吧,真的,沒關係。”小售貨員都快哭了。

離開商場,直到回到家裡,我依然想著這對母女。

我知道,在這種情況下,有的人打孩子純粹是出於利益考慮,擔心要求賠償,所以自己先動手打孩子,別人勢必不好意思再窮追猛打。

但我覺得她不是,她雖然看起來經濟並不寬裕,穿著那種廉價的時髦款式,可她在打孩子的時候那一臉的羞愧,以及自己都快掉眼淚的尷尬,顯然並非只為錢,而是孩子的行為讓她覺得蒙羞。

一個人,來到了不屬於自己的場所,本就怯生生的,然後又弄髒了那麼“昂貴”的東西,她內心的某樣東西,一下子就崩斷了。

所有的挫敗感,對於人生的失望,這一刻全都湧上心頭。孩子不懂事,本可以簡單的認個錯,她卻需要借題發揮,她罵孩子的每一句話,其實都是說給她自己聽的,全都是她的心聲:是“她”不配,是“她”買不起,是“她”自己不知深淺。孩子是她生命的延續,但在某些時候,比如這種場合,也是她厭憎自己的理由。

我很討厭在公眾場合撒潑的女人,可是她,叫人心疼。

她一定是一個非常非常不快樂幸福的女人,才會用那些話來敲打自己警告自己,有一種絕望的自暴自棄。

可以想像,生活中她也大半都是如此,敏感、脆弱、多疑,會動不動便對男人說:“你根本就不愛你!”責怪孩子的時候會說:“都是你拖累的我。”或者“要不是你,我早就離婚了。”

她是不幸福女人負能量反射源的典型樣本。

我姥姥重男輕女,六個兒子全都可以上學,只有一個女兒卻不耐煩讓讀書,動不動便威脅你趕快退學回家嫁人。我媽唯有拼命學習,希望用好成績保住自己的讀書權利,還要兼做各種家務討好姥姥。就這姥姥也不高興,晚上看見我媽還在燈下學習會罵:“看什麼看,點燈熬油的,等死了用書把你埋上!”

即使過了幾十年,這句話我媽依然記得清清楚楚,並且極具殺傷力,說起來眼淚汪汪。

我媽常對我說,姥姥當年長得漂亮,喜歡打扮自己,穿旗袍高跟鞋,腰肢不盈一握。

只是她也有一個同樣重男輕女的父母,不給她機會上學,讓她變成了一個文盲。以後結婚生子,歲月奪走了她的美麗,泯然與所有的婦人一般滄桑,再也看不出一點當年的模樣。

那麼,可以試著去理解,她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機會去讀書,改變人生的命運,然而並沒有得到眷顧,終於變成了現在自己。她所沒有得到的,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得到,她並不清楚知道自己心裡的這點小陰暗,只是執著的去否定女人讀書無用,家裡沒錢,給不起點。

她那樣恨恨的去咒駡,傷透了女兒的心,但她真正咒駡的不過是自己身為一個女人不能自主的命運。

這個世界很多看起來很糟糕很不堪的人,其實都有自己的傷心事。愛葛莎·克利斯蒂在半自傳小說中談到女主角西莉亞——也就是映射中的自己,在遇到了巨大人生坎坷之後,變得“太不快樂了,以至於再也沒有任何憐憫留給別人。”

我有位朋友,很缺乏安全感,老公一旦不回電話短信,總是坐立難安,想到最壞的可能上去。有一次,她工作時間給老公打電話,被反復摁掉,她火了,繼續打,直到老公接了電話,她馬上大聲呵斥。結果,老公正在那邊開大會,而且是坐主席臺,麥克風沒有關,她的話全都傳過去了,惹來台下陣陣笑聲。

老公很生氣,後果很嚴重。

這樣的事情為何發生?他老公那邊所發生的情況她沒有能力知道,這就給了糟糕的想像無限運行的空間,再加上她內心的自己,是一個得不到老公回復就意味著被老公忽視和蔑視的人,也是一個不可愛的很容易被丟棄的自己。她活在這樣的自我認知中中,幹出這樣的事情在所難免。

再說一件事。

在我的微信公號上,偶爾就會出現個別讀者,只因為我沒有及時回復,便取消訂閱,或者對我倍加抱怨,感覺自己不被重視。他們不瞭解,我不可能時時線上,除了每天定時推送之外,只能抽一個小時左右進行集中回復。他們不知道是無錯的,我不怪他們,只是,這暴露出了他們即使在面對這種最微縮的一對一的人際關係,也是寧願看到最壞的那種可能——對一個微信上的作者問好、講話,而這個人居然沒有及時回復,那肯定就是不願意搭理自己,太高冷,不禮貌,沒教養,對這樣一種羞辱,必須馬上還擊,加以懲罰。

他們不願意繼續求證一下,來證實對方是不是如自己想像的那種人,他們連等待一下回音再拉黑或者再抱怨都不願意——一般來說我絕不會超過一天不回復,這一天的時間他們都等不了。

不仁愛的媽媽,不幸福的妻子,不耐煩的讀者,都是從哪裡來的,都是從一個個不相信自己的心裡出發。他們過度誇大外界的羞辱,生硬的反抗壓力,他們去傷害別人,也傷害自己,只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才是自己應得的。

別人看自己怎麼樣不重要,自己看自己是什麼樣才最重要。

古代基督教作家奥古斯丁說過:“不要在外面的世界徘徊,真理就在內心世界,你要回到內心世界裡去。”回到內心,不僅是回到真理的懷抱,更要回到那個受到創傷的自己的身邊。

這個世界有很多敵人,外面的敵人兵臨城下,聲聲號角連營,很好防備,而內心的敵人,才最可怕,潛伏在最深處,像特洛伊的木馬,在悄無聲息中已經佔據你生命的城池,時時都可能將你自己出賣給命運,出賣給不幸福。

你最大的敵人,就是你自己。不信,你就試試在自己下次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,口無遮攔的時候記住自己所說的話,那裡面暴露的,往往才是最真實的自己。

你已經不是曾經的你,又為何還要求我仍舊是當初的我。

生命不會停步,最美的景色永遠在遠方,所以每個人都在向前走。等你無限風光盡收眼底時,別人也未必一直在山腳下待著。等有一天,你閱盡千帆,轉過頭再想找“原來的好”時無異於刻舟求劍,因為沒有人會一直站在原地等你。所以生命中永遠沒有什麼錯的人,會離開的,都只是路人甲。

你最大的敵人,就是你自己

很久不逛街了,週末興致勃勃的沖到商場,打算把今夏的所有新款全都點貨一遍。

今年的衣服好貴啊,我看得心裡直抽抽,一條連衣裙5000塊,這是要搶錢嗎?

我身後跟著的一對母女大概也和我相同感受,小女兒拎起一條白色的裙子,給媽媽看:“媽媽,這個好看!”當媽媽連忙小聲說:“放下,太貴了。”

母女轉身要走,眼尖的售貨員發現白裙子上印著個小手印,大概是天熱,孩子手出汗的緣故。售貨員攔住她們:“你看你們把衣服都弄髒了。”

這種事我以前也遇到過,有的通融一下就過去了,實在難說話的給個乾洗費也就是了。

但母親的反應出乎意料,她開始沒頭沒腦的打孩子。一面打,還一面罵:“讓你不要摸,你偏摸!那是你能摸的嗎?你也配!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性,把你賣了都買不起……”

店裡的客人們,包括售貨員都傻眼了。“你這是幹什麼?算了,你們走吧,走吧,真的,沒關係。”小售貨員都快哭了。

離開商場,直到回到家裡,我依然想著這對母女。

我知道,在這種情況下,有的人打孩子純粹是出於利益考慮,擔心要求賠償,所以自己先動手打孩子,別人勢必不好意思再窮追猛打。

但我覺得她不是,她雖然看起來經濟並不寬裕,穿著那種廉價的時髦款式,可她在打孩子的時候那一臉的羞愧,以及自己都快掉眼淚的尷尬,顯然並非只為錢,而是孩子的行為讓她覺得蒙羞。

一個人,來到了不屬於自己的場所,本就怯生生的,然後又弄髒了那麼“昂貴”的東西,她內心的某樣東西,一下子就崩斷了。

所有的挫敗感,對於人生的失望,這一刻全都湧上心頭。孩子不懂事,本可以簡單的認個錯,她卻需要借題發揮,她罵孩子的每一句話,其實都是說給她自己聽的,全都是她的心聲:是“她”不配,是“她”買不起,是“她”自己不知深淺。孩子是她生命的延續,但在某些時候,比如這種場合,也是她厭憎自己的理由。

我很討厭在公眾場合撒潑的女人,可是她,叫人心疼。

她一定是一個非常非常不快樂幸福的女人,才會用那些話來敲打自己警告自己,有一種絕望的自暴自棄。

可以想像,生活中她也大半都是如此,敏感、脆弱、多疑,會動不動便對男人說:“你根本就不愛你!”責怪孩子的時候會說:“都是你拖累的我。”或者“要不是你,我早就離婚了。”

她是不幸福女人負能量反射源的典型樣本。

我姥姥重男輕女,六個兒子全都可以上學,只有一個女兒卻不耐煩讓讀書,動不動便威脅你趕快退學回家嫁人。我媽唯有拼命學習,希望用好成績保住自己的讀書權利,還要兼做各種家務討好姥姥。就這姥姥也不高興,晚上看見我媽還在燈下學習會罵:“看什麼看,點燈熬油的,等死了用書把你埋上!”

即使過了幾十年,這句話我媽依然記得清清楚楚,並且極具殺傷力,說起來眼淚汪汪。

我媽常對我說,姥姥當年長得漂亮,喜歡打扮自己,穿旗袍高跟鞋,腰肢不盈一握。

只是她也有一個同樣重男輕女的父母,不給她機會上學,讓她變成了一個文盲。以後結婚生子,歲月奪走了她的美麗,泯然與所有的婦人一般滄桑,再也看不出一點當年的模樣。

那麼,可以試著去理解,她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機會去讀書,改變人生的命運,然而並沒有得到眷顧,終於變成了現在自己。她所沒有得到的,她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得到,她並不清楚知道自己心裡的這點小陰暗,只是執著的去否定女人讀書無用,家裡沒錢,給不起點。

她那樣恨恨的去咒駡,傷透了女兒的心,但她真正咒駡的不過是自己身為一個女人不能自主的命運。

這個世界很多看起來很糟糕很不堪的人,其實都有自己的傷心事。愛葛莎·克利斯蒂在半自傳小說中談到女主角西莉亞——也就是映射中的自己,在遇到了巨大人生坎坷之後,變得“太不快樂了,以至於再也沒有任何憐憫留給別人。”

我有位朋友,很缺乏安全感,老公一旦不回電話短信,總是坐立難安,想到最壞的可能上去。有一次,她工作時間給老公打電話,被反復摁掉,她火了,繼續打,直到老公接了電話,她馬上大聲呵斥。結果,老公正在那邊開大會,而且是坐主席臺,麥克風沒有關,她的話全都傳過去了,惹來台下陣陣笑聲。

老公很生氣,後果很嚴重。

這樣的事情為何發生?他老公那邊所發生的情況她沒有能力知道,這就給了糟糕的想像無限運行的空間,再加上她內心的自己,是一個得不到老公回復就意味著被老公忽視和蔑視的人,也是一個不可愛的很容易被丟棄的自己。她活在這樣的自我認知中中,幹出這樣的事情在所難免。

再說一件事。

在我的微信公號上,偶爾就會出現個別讀者,只因為我沒有及時回復,便取消訂閱,或者對我倍加抱怨,感覺自己不被重視。他們不瞭解,我不可能時時線上,除了每天定時推送之外,只能抽一個小時左右進行集中回復。他們不知道是無錯的,我不怪他們,只是,這暴露出了他們即使在面對這種最微縮的一對一的人際關係,也是寧願看到最壞的那種可能——對一個微信上的作者問好、講話,而這個人居然沒有及時回復,那肯定就是不願意搭理自己,太高冷,不禮貌,沒教養,對這樣一種羞辱,必須馬上還擊,加以懲罰。

他們不願意繼續求證一下,來證實對方是不是如自己想像的那種人,他們連等待一下回音再拉黑或者再抱怨都不願意——一般來說我絕不會超過一天不回復,這一天的時間他們都等不了。

不仁愛的媽媽,不幸福的妻子,不耐煩的讀者,都是從哪裡來的,都是從一個個不相信自己的心裡出發。他們過度誇大外界的羞辱,生硬的反抗壓力,他們去傷害別人,也傷害自己,只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才是自己應得的。

別人看自己怎麼樣不重要,自己看自己是什麼樣才最重要。

古代基督教作家奥古斯丁說過:“不要在外面的世界徘徊,真理就在內心世界,你要回到內心世界裡去。”回到內心,不僅是回到真理的懷抱,更要回到那個受到創傷的自己的身邊。

這個世界有很多敵人,外面的敵人兵臨城下,聲聲號角連營,很好防備,而內心的敵人,才最可怕,潛伏在最深處,像特洛伊的木馬,在悄無聲息中已經佔據你生命的城池,時時都可能將你自己出賣給命運,出賣給不幸福。

你最大的敵人,就是你自己。不信,你就試試在自己下次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,口無遮攔的時候記住自己所說的話,那裡面暴露的,往往才是最真實的自己。

後宮影院電首頁 | 墾丁春天吶喊美女圖 | 18西洋成人網頁 | 大奶妹自拍視頻 | 北京城視訊影音聯盟 | 全祼美女視頻 | 已婚聊天 | 免費視訊妹妹貼圖 | live173真人勁歌熱舞秀場 | 成人視訊 | 免費真人裸聊 | 美女裸聊視頻 | 微信色群 - 免費激情美女裸聊qq群 - 真愛聊天室 | 一夜情視訊聊天網 | 真人秀在線視頻 | 自慰視頻聊天網站 | 免費視訊交友聊天網 | 視頻女主播秀 | ut免費視訊妹 | 裸聊聊天室免費 - 免費影音視訊美女聊天 |